小豬天地

duoduo.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   2014年 04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我永遠是你療傷的森林

那一日,煙花焚城,寂靜的天空無聲而絢爛,我望著眼前曾今摯愛的小女子,心中泛起疼疼的憐惜:如果有一天,你累了倦了,請就在我這裡棲息,我永遠是你療傷的森林。
——題記
(一)分手戀人
夏日的陽光,明媚得有點灼人,一個人懷著期待走在公園,看著噴水Amway呃人池中不時噴出的泉水,看著無數不知名卻開得正豔的花兒,嘴角微微一笑。
稀稀落落的樹葉從空中打著旋飄落下來,不一會,已經鋪滿了整個公園。踩在腳下,沙沙的作響。這時,減肥中藥有一縷日光調皮的擱在我的眼眸上,刺得我的眼眸深疼。
到了現在,我坐在這裡已經很久了,或許在別人眼裡像是在等人,但更多的卻又像是在等待黑暗,以及寂寞。
日光將地平面上的人影拉得老長,木質的長椅沒有先前的徹骨冰涼,反而顯得有些火燙。我站起身來,還算是白皙的面孔裡滿是疲倦,不由自主的揉了揉酸疼的眼睛,再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我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因為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
在我心中,你一向不像是不守時的人,儘管你是個俏皮的愛撒嬌的小女子。
我的心中不免有一絲著急,昨天分開的時候,你讓我在這裡等你,可是,來來往往的人潮中,一切過後都會煙消雲散,那些陌生而又普通的面孔,在我身旁匆匆忙忙的擦肩而過,最後,想必誰也不會記住誰。
突然想起昨天分手時,你欲言又止的神情,像是有什麼話想要對我說,卻又害怕說起。你難道不知道,我是你療傷的森林,是唯一珍愛你的男子。
陽光將天空染色成一幅水墨丹青,淺淡清顏。暈色中我漸漸地抬起了頭,望著頭頂這方蔚藍得不像樣子的天空,水藍水藍的,就像你我那薄如蟬翼的愛情。
思緒不禁隨日光拉遠,想到那天我陪你逛街的場景,嘴角不免漾起一絲笑意。
那是一個天氣晴朗的下午,空氣裡散發著一股蓮花的惱人的清香。你硬是在我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讓我陪你一起出去逛街。與其說逛街,不如說買東西。說起逛街,我明知道逛街是很麻煩的,尤其是陪你逛街。但我還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不知是什麼原因。因為愛情,也許因為其他。
那麼多的陪你一起看天看海的日子,都是那麼的堅決,不加思考,同珍王賜豪只是單純的想和你在一起而已,只是不想見到你幽怨的眼神,只想見你明媚的淺笑。
那時,陪你逛街,確實是非常麻煩的事,曲曲折折的穿過幾條街巷之後,手上肩上便掛滿了各種各樣的或是精緻或是小巧的東西。事後,我雖然感覺十分的疲累,但看到你一臉滿足的小女人的表情,一時間勞累感也消散了不少。
想到這裡,我不由得捏了捏項上琉璃般的吊墜,又解下來攤在手心,讓它日光的照耀下變幻出絢麗旖旎的色彩,顯得精緻婉約。顯然,這是一對的,康泰領隊
王賜豪將他和在一起時,便能得到愛神的祝福,我這裡只有一半。
回過神看著天空,濃重的日光抵不住時光的消磨,已經開始變得黯淡。公園也由開始的熙攘熱鬧變得分外的安靜,環顧四周,稀落得只是偶爾有一兩個行人的影子,再是,寂然無聲的小徑與默無聲息的花開。
手心驀然傳來一陣麻痹的震動,打開早已空蕩蕩的收信箱,翻開一條新收的短信,一行細小的卻紮人的文字淹沒我的眼眸:我們,還是散了吧!
嘴角揚起一絲不易察覺的苦笑Claire Hsu,心狠狠的疼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很疼很疼,像是在滴血。腦海裡那張清純又不失魅惑的俏臉,正試圖從我的記憶裡消散。極力掩飾自己的脆弱,默然轉身,然後走遠,只是一滴清淚似水無痕,悄然滴落。
再是無終止的等待,始終會有期限。等待了太久,心倦了,終會離開。可你卻等不及,那散了吧!放開手,也許會更好。分手後,也許天長地久,後會無期。
縱使分手,你也不願親口說出這斷腸的話語。是否,彼此開不見彼此,這樣,受傷的心,會好一些?如果這樣,當初,又何必愛的那麼純,那麼真。
其實,有時候,分手並不意味著離別,有時候,最好的,最珍的,永遠在最後。
(二)愛如咖啡
再見到你的時候,已經是三年過後。分手了整整三年,時間長的足以讓滄海變成桑田。再次見面,是在一家午夜咖啡店,淡淡的香氣,淡淡的苦澀,都纏繞在舌尖,像是昨天,只不過物是已人非。
你的眼神有意躲開我的探尋,不時地向著咖啡店外望去,試圖躲避我有意的目光。依舊白皙的手指搭著咖啡杯,纖柔的手指勾住瓷環喝咖啡的動作看來比以前更加優雅。
咖啡店的窗沿邊,擺放了一盆月季,時不時的發散出若有若無的淺香,鼻尖沾了一點月季的香氣,習慣性的用中指輕輕一點,你似是看慣了這個動作,對此只是微微一笑。
還對花香過敏。你望著我關心的問道。
隨即你又幽幽的歎了一口氣。你還是老樣子,一點沒變。
我的心裡也勾起了一絲回憶,望著你依舊美豔的臉,歎了口氣道。你又何嘗不是呢?
是啊!有些事,想忘卻又無法忘掉,只有假裝著還在意。你似乎是察覺到了我的用意,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眼神折射出一絲莫名的神色。
真是這樣嗎。望著你那往日曾熟悉的面容,卻又那麼的陌生,心中不禁升起一絲憐惜,手中同時把咖啡杯握得緊緊的。
是這樣,又怎樣,不是這樣,又怎樣。終究回不到過去了。你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眼神中不禁閃現出一絲愧疚與遺憾。
我的眼神變得柔和,腦海裡曾今破碎的記憶拼湊起又破碎掉,幽幽的說道。你還是那樣,看不到我的好。
你聽到我的話時身子頓時一震,端起咖啡的手也頓時僵住。想說些什麼卻又止住了。
是啊!何嘗不是呢?事已至此,說了這些,又有什麼用,過去,終究是回不去了。
你知道咖啡這麼的苦澀,為什麼咖啡杯卻從不會拋棄她的原因嗎?我端起咖啡,聞了聞近在鼻翼的濃郁的咖啡香氣,淡淡的說道。
你只是望著我,一言不發,像是猜到我接下來將要說的。
因為愛情。因為他愛她。所以不顧一切。我望著你深邃的眼眸,想要透徹你心。
你聽了,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一絲變化。你只是用你纖細的手指敲打著木制的餐桌,響起一陣陣有旋律的清音。
你想聽我這三年的遭遇嗎?你只是輕聲問我,輕細的聲音如若可聞,那柔弱的表情讓人忍不住憐惜。
我突然發現,我不知如何回你。聽或不聽,不過一念之間,但仿佛又隔著這千山萬水。
你似乎沒有發現我內心的慌亂,輕啜了一口咖啡,眼神像是在回憶一場刻骨的傷痛。緩緩的說道。那時,與你分手之後,我也找了男朋友,可是,像你這樣的太少太少。沒有人會像你一樣,在我生病時,忙上忙下,結果我的病好了,你自己卻病了。沒有人會像你一樣,知道我的喜好,知道什麼是我要的,什麼是我所厭惡的。你知道嗎?與你分手後,我才發覺你的好,只不過太遲了。
你一邊動情的訴說著,一邊直直的望著我,似乎在尋找著答案。
我看著你,眼神散漫而深情。你可知,我愛你,愛了整整一個曾今。
愛如咖啡,苦澀難解,形如愛情。曾今,如此的愛你,曾今,如此的戀你。只是,那只是曾今。
你目光含有深意的看著我,最後苦澀的說道。你,終究不屬於我了。
午夜咖啡店的燈光散亂而迷離,似誰的眼神旖旎而哀傷。你站起身來與我告別,落寞的身影將我的心生生扯疼了一下生意買賣
望著你逐漸走出咖啡店,冷豔的夜晚,驀地一瞬間煙花焚城,無聲而絕美的煙火繾綣於天空中,望著你離去的闌珊的背影,我在漫天煙花下深深的落淚。

過去,終究是回不去了。曾今最美,也只能是曾經。
你可知,我曾是你療傷的森林,愛你惜你憐你,直到某一天你突然離開。
如果有一天,你累了倦了,請就在我這裡棲息,我永遠是你療傷的森林。
[PR]
by ucenico | 2014-04-01 19:35 | 不再單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