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天地

duoduo.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   2014年 03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不知處於迷失世界的她是否能深刻體會

讓我輕輕地告訴你,詩一般意境的題目,簡直就是一個在心裡縈繞了多年的夢。在那個如火如荼的歲月,歌聲總是在心裡像晨露一般地升起。如同嬰兒在母親耳邊喃喃的細語,又像情侶在花前月下濃得如蜜的繾綣。傾翻一池散著漣漪的湖水,閃爍的是溫情,是甜蜜,康泰自由行是蕩漾於心頭卻再也揮之不去的淡淡哀愁。

那時,正是意氣激揚的學生時代。年輕人趕時髦,最前衛的歌曲往往先在校園流行開來。學校的甬路上,宿舍,班級,處處都有晃晃蕩蕩哼著流行歌曲的學生。聽著別人帶著感情的清唱,總感覺有一種難以抑制的感動從心底升起,悠悠蕩蕩的,說不清是什麼滋味,總覺得很舒服,很愜意的那種。那時候,沒有女朋友,獨自坐在盛開的丁香之下,在濃濃的芳香裡,幻想著有一個美麗的姑娘向我纏綿走來。那搖曳在藍天碧水下的白裙,那白蓮花般的面龐裡綴著的點點桃紅,醉了滿天的流雲和一地的芳草。

有時寂寞得難以名狀,就會仰臥在曬得滾熱的石條上,耳朵裡就會傳來廣播裡播放的甜得膩人的情歌,便會在放鬆的心態下迷蒙地睡去。真是很感謝那首純淨得幾乎透明的情歌,輕輕告訴我青春秘密的同時,也填充了我寂寥時光的無數空虛和焦躁。從那時起,便總在心裡一遍遍地臨摹那位甜歌手的音容笑貌。能將歌曲唱得如此甜蜜和純潔,此歌手也必然是清純得如同剛出水的青荷,康泰領隊滴著晶瑩剔透的晨露,宛轉羞澀地向你走來。那酡紅一抹的嬌顏,定會染紅天邊疏疏落落的雲彩。

終於打聽到了歌手的名字,名字像她所唱的歌一樣,像玉一樣晶瑩,竹一般青翠。那烏黑飄逸的披肩長髮,那潔白淡雅的白裙,那甜美如蘭的笑靨,都如同仙子一樣深深打動了我。現在看來,那就是所謂的粉絲吧。於是,我開始瘋狂地購買她的歌帶,在寂寞漆黑的夜晚,在無助煩惱的白天,讓那穿透心靈的樂音一遍遍洗去精神的塵埃和頹廢。每每聽著這些穿透靈魂的樂曲,便會感覺自己置身於清清的河畔,岸邊芳草鮮美,自然的天籟在靈魂裡鼓滿風帆,恣意地翱翔於每一個角落。

可惜,青春如花的璀璨,終敵不過歲月無情的銹蝕。美麗的東西終不長久,莫非竟是永遠無法打破的櫛楛。終於,她帶著無數歌迷的唏噓包括我珊然而去了,據說是跟了一個相當有錢的闊少。任情歌空留在人間飄飄蕩蕩,歌者竟如此決絕地棄歌迷而去,其殘忍程度真非言語所能表達。在金錢面前,任何美麗的包裝都不能免俗,現在看來真是一句真理。隨著純情玉女形象的轟然倒塌,她終於淡出了人們的視線。不知藏金納玉的紅樓,到底還能迎來幾多風月。走下神壇再重新走上神壇的艱難,不知處於迷失世界的她是否能深刻體會。

夢幻的泡沫終究會迎著陽光破裂,遠走他鄉的惆悵,nuskin 如新亦只能在淒風冷月中對風獨吟。紅顏一朝逝去便再也難以挽回,藐視青春的代價便是沒有青春。雖然海外波濤還有餘音嫋嫋,但終歸不過是鏡花水月,一抹遲來的背影。遊戲人生的苦果,品嘗了十幾年後,得到的也不過是一件虛榮的外殼。買不買帳那是觀眾的權力,反正那糜爛的紅樓,那豪華的轎車早已讓我失去了曾經有過的悸動。想要輕輕地告訴你,我不想說出那沉埋很久的癲狂,早已隨著鬢髮斑白的年輪,在一年年的精神沉積中,化成了再也無法收回的覆水。
[PR]
by ucenico | 2014-03-27 18:03 | 愛的纏綿

月下伊人,微風化一根紅線,我們牽手

夜靜時分,蛙鳴一曲引來了夏風的一陣裸舞,月光害羞的躲入她的夢鄉。一文字在月光中飄蕩,想尋覓知音,徒然,卻尋入她的夢鄉。黑墨文字揪出它的躲藏,放在宣紙上,靜靜欣賞,把這份陶醉做一個修邊,今生逃不脫的界線。跟著文字尋找它出生的地方,我,我叫超,一個有著青竹一樣細長軀幹的男孩,似乎風都能吹斷一樣,如能吹斷,讓斷竹插上羊毛,康泰旅行團從天幕中蘸一墨,用文字裝飾她的夢鄉。



大學裡的桂花樹麻木的散發著香味,冰冷的湘環大道托著一個被黑夜籠罩的人,背影撫摸著冰涼,順著腳跟傳遞到心上。背影化成前影,前影映出我,呆滯而又悲痛的眼光死死的盯著手中幾頁零亂的紙,又一次文章落選。夜靜靜牽來一陣微風,想喜悅我,憂傷卻化作眼淚濕了我的眼眶。

次日,我告別了憂傷,康泰導遊不規則彎曲的坐在電腦熒幕向寂寞表白,卻對憂傷戀戀不忘。一陣風走來,玩弄著我的頭髮,扭頭,灰色的窗戶正在偷吸月光的精華。今夜真美,我踩在鞋上,順著它的意願走向遠方。柔軟的塑膠跑道享受著水一樣女孩流過的感覺,享受,陶醉,忘記了我在它身上走過;我閉上雙目嗅著水一樣女孩散發出清新的氣味,靜靜然,飄飄然,忘記了我在塑膠跑道上走著。我的心化一隻白鴿,飛向高空,含一縷月光,撒在她的身上,點綴她的​​美麗。她聆聽著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躲避著月光親吻大地的羞澀,心中放上一潭激不起波浪的湖水,帶著心中的靜與世界的靜呆在與我相差二十米的地方,無關煙火。二十米,不遠不近,一個既不能破壞她的靜,也能夠遙望她,欣賞她的距離。靜默十分鐘,她在她的世界裡遐想著,我在遐想著她的世界。一步,兩步,三步……每走一步都有著泉水扶面的感覺,越來越近,彷彿至身於水里。涼風推了我一把,我離她只有五十厘米的距離,不多不少,一個可以和她牽手的距離。在這個微風涼爽的夜裡,藉著這微風我們牽手了。我丟掉了憂傷,丟掉了寂寞,丟掉了迷茫,nuskin 如新卻丟不了今生對你的愛。我愛你,歡,我願守護你今生。

秋風瑟瑟吹斷那根紅線,冬意綿綿,我想你
[PR]
by ucenico | 2014-03-11 14:54 | 目光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