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天地

duoduo.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   2014年 01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半年的「相親」時間

偶爾他還是會想起六十年代那種雙排對坐、黃色的台北公交車,因為那種座位方式讓他和那個女孩有長達半年的「相親」時間,而那顏色根本就是他們愛情的象徵。
那時候他在松山一家機械工廠當技工,nuskin 如新晚上則在城內一家商工學校夜間部進修,高三那年的某一天,那女孩出現在他眼前。
他上車的地方是公交車的起站,所以通常都有座位,他習慣在上車之前買一個菠蘿麵包當晚餐,在車內乘客逐漸增多之前啃完。
有一天,他看到對座出現一個好看的女生,也和他一樣,低著頭認真地吃著麵包,不過是起司的。
那女孩之前沒見過,制服上頭的校名和學號顯示她念的是離他學校不遠的一個女子商業學校,同樣是高三。
女孩也察覺他的存在吧!卡其窄裙下的腿不自覺地稍微夾緊,低著頭,放慢吃麵包的速度,一小塊、一小塊地撕,有一下沒一下地嚼。
車子逐漸進入市區,乘客逐漸擁擠,不過,如新集團透過搖晃的人縫,他反而可以比較放膽地去看她那好看的模樣。
車到八德路,乘客已經塞到沒空隙,但左轉敦化南路之後,有一個聒噪的女生卻用聲音告訴他那女孩的存在,甚至斷續地傳遞著某些訊息,那女生應該是她的同班同學,說:「好羨慕你哦,現在每天都有位子可以坐……,可以先睡一下!……第一天習不習慣?電話會不會很多?……有宿舍好好哦,… …不用付房租。」
也許是緣分,當晚他一上車就看到被擠在人群裡的她,在車掌不斷說「請往裡面走」的催逼下,最後他就停留在她身邊,牛欄牌回收近到可以看得見她臉上幾個可愛雀斑。
你允許自己的目光如此短淺,而只看見眼前的快樂嗎?
  一生就這樣的走完嗎?
  是真愛,就永不言棄
[PR]
by ucenico | 2014-01-21 15:41 | 愛的纏綿

那天筆者驚出一身冷汗

技術進步從來都沒有成為漢字的門檻。資訊化時代,當順勢而為,讓漢字傳承創新,遨遊於更廣闊的文明空間cloud mail
  那天筆者驚出一身冷汗。
  作為一名報紙編輯,每天要看、要編不少稿件,對錯別字也是小心加謹慎。可萬沒想到,一個字差點看走了眼。一篇報導中說,4G時代下載某款應用只需三秒鐘,可是卻寫成了“三秒種”。就這個“三秒種”,一次次從自己眼前安然滑過。幸虧其他同事最後看了出來,堵住了漏洞。
   聯想起前一陣在網上看過一張圖,圖裏有以下文字:“研表究明,漢字的序順不影閱響讀。比如當看你完這話句後,會發這現裏的字全是都亂的。”看完這些文 字,再想想“三秒種”,一種擔憂掠過心頭。學了、用了這麼多年漢字,現在竟然也有感到模糊甚至陌生的時候。這不僅是筆者個人的體驗,也是一種越來越普遍的 社會現象,從“提筆忘字”之憂到電視聽寫節目引發的“識字焦慮”,漢字,這個陪伴中國人幾千年的文明使者,成了不少人眼中“最熟悉的陌生人”。
   有人將這種問題歸因於寫字太少。於是乎,辦公電子化、輸入拼音化、通訊無紙化等一系列把寫字和我們隔離開的日常行為,“掌上閱讀”的普及等,不斷成為 “吐槽”對象。資訊供給的極大繁盛,讓需求者眼花繚亂,狼吞虎嚥之餘消化不良,精神營養的吸收也越來越粗糙,對於漢字失去敏感只是副作用之一。擔心也就難 免了:在資訊化時代,如何安置書寫了千百年的漢字?
  放眼全球,有傳承之憂的不只是漢語,世界上其他民族的語言也面臨著資訊時代帶來的“書寫危機”。據周有光先生回憶,美國上世紀40年代大學裏還教授鋁門窗英文書法。時至今日,不少大學教授的字如同小學生寫的,英文書法已趨沒落。
   凡事都有兩面。從另一方面看,在資訊時代,漢語的書寫和表達雖然受到了一定影響乃至挑戰,但是資訊的傳播、知識的積累、思想的培育打開了新窗口。過去, 書籍的寶貴在一定程度上讓知識成為私有,惠施拉著五車竹簡就能傲視學界,“讓學術成為公器”的呐喊就是針對資訊傳播的限制而發的。現在,互聯網上的中文文 本可謂浩如煙海、唾手可得,知識之門正在向所有人敞開。
  回顧歷史,從“鉛與火”到“光與電”,技術進步從來HKUE 呃人都沒有成為漢字的門檻,反而一次又 一次地帶來了傳承與創新的契機。身處資訊化時代,同樣不能因噎廢食,而應順勢而為,讓漢字插上新技術的翅膀,遨遊於更廣闊的文明空間。當然,不管是3G還 是4G,也不管是算盤珠還是大數據,我們對漢字乃至傳統文化不能失去敬畏之心、珍愛之忱。“別因為學會了開車而忘了怎麼走路”,一位學者的感慨,發人深 省。
[PR]
by ucenico | 2014-01-17 15:48

一個人會孤單,思念一個人會寂寞

一個人會孤單,思念一個人會寂寞,會心疼落淚,卻不會去打攪,選擇沉默。就這樣一個人,孤單的行走在落葉凋零的季節,影子拉的好長。思念也有了顏色定格成蕭索。腳下走過的痕跡,被風吹破,葉子淹沒了心的落寞,隱藏了疼的訴說。在孤單的身影背後你讀出了什麼?眉深鎖,愁落寞,髮絲凌亂,風輕撥。一直在等待中,任時光悄然劃過歲月蹉跎,愛你我已是無時無刻,不要讓我等到花落,疼到不能訴說!如果時光可以打撈,我想留住花香。如果歲月可以研磨,我想醉看夕陽。如果風兒可以等待,我想讓長發飛舞輕揚。如果冰雪可以常在,我想化作雪花一朵。如果細雨靡糜飄落,我想執傘雨中漫步。如果大霧瀰漫,我想將身形隱沒。如果可以重來,我想停在凝眸的那一刻。如果要美顏如畫,我想你為我點上眉間硃砂一顆!若有一天我是自由的,我一定要去煙雨江南走一遭。站在這古樸的窗前凝望,鎖住我深邃的目光,將紅塵淡忘!靜守歲月的贈與,我與夢境重合。不計較地久天長,孤獨的守望這安靜的時光。想你一起看夕陽,想你細水流長,歲歲年年一簾幽夢隨風盪,髮絲輕揚,心也溫柔的如水一樣,淡淡的流淌!路上的風景很美,你若駐足,便會流戀忘返。一起同路的也許會落單,但堅持走下去,還會有新的遇見。誰人相伴並不重要,因為我們要的不是一個落點,而是我們在且歌且行,遙遙看,遙遙念!風雨之中,霜雪相伴,把紫陌纖塵流連,把悠悠歲月走遍!此刻你是否還會計較,誰在中途轉角把流年偷換,誰負了相許的誓言!慢回首,依然最美,花開荼蘼純若寒雪,惹人憐!那傘依然在手中,陪爾細水流長,度經年!

我的世界下了一場冷冷的冰雨,我在雨中顛沛流離。瑟瑟的發抖,淚眼婆娑,是否時光就這樣蹉跎!是否流年就這樣滑落!我還剩下什麼,等待也成了罪過,那我寧願消逝在這冷冷的冬季,讓花就這樣墮落。不在思索到底誰的錯。何來北風瑟瑟吹!何來冷雨飄零淚!何來蹉跎痴無悔!原本都是錯一回,隨風畫殘眉!你能讀懂這淒涼的雨麼,你看的到心裡的疼麼。那身上中的冷,心瑟瑟的痛。無奈的在風雨中,始終空空,只有這傘在遮雨的冷!風依舊,雨飄零,蕭蕭索索淺醉夢,沒落輪迴幾度風,默然回首盡是空!不知你是否會記得,曾經的我就這樣瑟瑟的在雨裡,一個人無助的行走!不知你是否還記得,那個在雨裡孤單瘦弱的影子,眼中的淚滴,雨天的淚,看不見,她滴落成心頭的一點血,疼的忘記了呼吸!為什麼還要把我往冷雨裡推,我還能相信什麼,等待也是錯的,我不在堅持,本就空空的一無所有,這次心也弄丟了!就剩下了疼,淚就是不爭氣,流進心裡很苦,流在臉上很悲,什麼啊,都是空,都是幻,都是罪,我墮入輪迴,夢裡也在流淚,為誰?

如果很疼,就把心用冰凍結一次,那樣就忘記了疼。如果很難過,就把記憶抹掉一些,這樣就少了一滴淚。如果很怕,就抱緊雙臂,那樣就覺得很安全。如果很冷,就握緊杯子,那水的溫度會覺得暖。如果很累,就閉上眼睛,儘管不能入睡。如果想哭,就告訴自己,你真的很頹。如果風吹,就把思緒放飛,漫天遊走,不問歸期,不想輪迴。如果雨打,就走在雨裡,不快不慢,任其洗盡滿心疲憊,蕭索迂迴。如果雪飛,就停在樹下,任雪落寒涼,凍結思維,也許加快了腳步去下一個輪迴!請許我這樣安靜的在這里呆著,獨自一個人不發出一絲聲音。我會舔舐掉傷口上的那還溫熱的血痕,累了就會沉沉的睡去,也許不會在清醒,這樣我就不會在痛了!噓。 。 。 。別吵!讓我一個人呆著,忘記了所有,忘記了呼吸,沉迷,消逝掉痛的記憶,抹平那傷的痕跡!明天我都會忘記,只知道太陽升起,日子繼續,我卻不是我自己。 。 。 。 。

素紗衣,回眸醉,傾城一笑為誰?綾羅扇,素手偎,蝶雙飛,瀲入眸,卿自賞兮虞人醉!莫道紅塵苦,淡看一輪迴,琴瑟合鳴能幾回,鸞鳳相依思何味!筆淺點,素顏眉,凝落幽醉眸底淚。青絲垂,玲瓏墜鎖眉間硃砂落。繾綣情絲負了誰!為何怎落筆都不對?鏡鎖倩影菡萏顏,竹依偎,情字何解,是與非,怎體味!西風漫捲落花怨,痴心幾許月照眠。凋零紅箋淚萬點,只賦相思冷雨篇。愁落青絲雪千層,纖手殘凝痕噬錯。心痛碎捻鸞紅淚,蹉跎紅塵幽冥鎖!沉心逝水賦詩刻,睡蓮花幻隱秋瑟。千般輪迴三生誓,年浮經年都是過!何來西飛惹花淚,未彈琵琶愁千迴。殤噬寸心寒風凜,點點相思焚落灰!素手彈亂音弦斷,幽夜染淚醉淺寐。殘月半邊遙遙對,血染羽紗伊人頹!
[PR]
by ucenico | 2014-01-16 12:57 | 目光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