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天地

duoduo.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   2013年 04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當孩子為人生狂

  當孩子們還在討論著,怎么樣變著法的去玩,才會覺得更好玩的時候,人生對於他們來說,既顯得簡單而又陌生。無憂無慮的童年時光,孩子們可以盡情發洩著屬於自己的喜怒哀樂,這一切又是多么的自然,多么的清澈。而此時,或許已經有人卻做好了孩子們人生的初步規劃。他們現下是童年,知道了也未必能理解,他們自然還沈浸於純真的歡樂中,坐骨神經痛天真活潑自然是孩子們的天性。青春年華是炫麗的,青春年華是無憂的,青春年華承載著多少的懵懂情懷﹗但那時是快樂的,是值得一輩子深鎖記憶的。
  人生已邁過青春的門坎,一切變得好陌生。沒了兒時清純的念想,卻多了眉間起伏的深凹。想的事多了,做的事多了,承擔的事多了,煩心的事接踵而至。累了,但還得撐著,畢竟這已不是一個人的生活。為了生存,為了適應時事的存在,必須學會忍辱負重,敢於擔綱。花開花落,春秋已過幾載,時而緊鎖眉梢,時而樂形於色,時而是那怒濤中敢於弄潮的勇士,時而卻又是那龜縮人海中的隱士。所謂得必有失,失必有得,周而複始,不必為一時的取得而高興,也不必為一時的失去而懊惱。
  追逐功名利祿者非常人而避而遠之,非常人者不懈於世事紛爭,不懈於爾虞我詐。明代畫家唐寅的《桃花庵歌》裡說得好“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細想,恰如其分,自覺落得自身清正,落得自身逍遙。喚醒,終了,至有人一番感嘆,他們才是最快樂的。今,晨起朝陽,衣冠楚楚,神清氣爽,欲入時事中,有所作為。月上梢頭,倦意歸巢,問君能又有幾人閑。
  人生如酒,酒香撲鼻﹗雖好,待看如何去飲?自己量有如何,喝多少的酒,人生有多大的步伐,邁多大的步,量力而行。逆之,必自損。酒醉了,次日便可醒來,醒來一切照舊;倘若人生方休,何時能醒,唯恐那將會是一輩子。有人自詡,酒量如何如何驚人,可謂千杯不醉,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孰不知,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旦有能人,幾翻輪回,失態那是在所難免的。人生如是,沐浴春風正得意時,如不警鐘常鳴,必將樂極生悲。人生當如是,行事需低調,循序漸進,急不得,炫耀不得。
  人生如詩,詩情畫意﹗灑脫,簡單但又不失其韻律。漫長的人生,化作簡短的意境。人生本不繁瑣,為何將其複雜化。看待人生如同在品味詩句,要在簡短的詩句中找尋不簡短的意境。人生既是品味的過程,也是享受的過程,並非是成為負累的締造者。詩句有長有短,人生當有喜怒哀樂,不因詩句的長短定優劣,不因人生的喜怒論人生。品味人生百態,享受人生樂趣carpet cleaning
  人生如歌,百媚嬌艷﹗好聽,悅耳,邀眾人齊歡唱。美妙的韻律,跳動的音符,如同激情歡歌的人生﹗
  人生如歌,重溫經典﹗傳唱,聆聽,聽百回而不厭。長長的歲月,悠悠的歌聲,經典中承載多少的喜怒哀樂﹗
  人生中有了理想,有了抱負,便就有了功名利祿的追求。但這條路是曲折的,有著太多的是是非非。太多的人為它痴狂,太多的仰慕於它,太多的人……“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人生中的每一次得意,當以盡情歡樂。漸漸的,我明白了,人生原來只是一場是非之歡﹗
[PR]
by ucenico | 2013-04-20 22:02 | 波光鱗鱗

人面桃花,相映千年化雲霞

c0243295_15243029.jpg

煙花三月,春意盎然,繁花似錦,爭奇鬥豔。此時,你根本不用下揚州,就可以將這秀美的春色飽賞盡覽,如果真是秀色可餐的話,那麼這個時節,你就可以把許多美麗而芬芳的花朵吞入口中,因為你置身一個花的海洋,一個如夢似幻的繽紛世界裏。

桃花吐豔,春色醉染。且不說那“紅杏枝頭春意鬧”,也不提那“百般紅紫鬥芳菲”,在初春的時節,光提起“桃花”二字來,心裏就已經半醉了,春色撩人,占盡風情的還只能數桃花了。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桃花朵朵,花枝招展,迎風起舞,芳香四溢,白的似雪,粉的如面,胭脂紅的似燃燒著的天邊雲霞。一陣風兒拂過,桃花在枝上一陣陣顫動,我的心裏卻一陣陣悸動,桃花其美,美在嬌媚,姿容俏麗,風情萬種,令人愛憐不已。

不敢想象,沒有桃花綻放的春天會是什麼樣的情形呢?

不知怎地,忽然想到戲臺上的俏佳人模樣來了,杏臉桃腮,秋波流轉,脈脈含情,韻味別致,細細比較,倒真有些“人與桃花兩相宜”的味道。再觀那桃花,花似人面,那種嬌羞和嫵媚使人心旌神搖,那種美感徑直滲入人的骨髓裏,我知道,這都源自於一個古人和他的那首千古傳頌的詩。

桃花吐豔,春色醉染。桃花可入酒,其實,桃花的詩也可以釀成芬芳心底的美酒。一千多年前,一個叫崔護的詩人用一首膾炙人口的桃花詩釀成一壇醇香千年的“桃花老窖”,熏香了千百個春天,醉倒了無數的古人和今人。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高天流雲,千年逝去,是誰輕輕彈奏起那動人的心弦,把人面桃花的故事淺吟低唱。鬥轉星移,歲月更替,人面桃花,已經相融一起,久久不能分離,那跨越千年的美麗依舊延續。

如果說,在春天裏,枝枝紅杏張揚的是個“鬧”字,是一種炫目而熱烈的美,那麼朵朵桃花顯示的就是個“俏”字,就是一種含蓄而典雅的美。

桃花吐豔,春色醉染。“人面桃花相映紅”,一千多年前的那一刻成為了永恒。桃花如面,面似桃花,人面桃花兩相宜,“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絲爭亂”,大唐時那位詩人的一次美麗邂逅,把世間兩種美和諧地統一在這個美妙的春天,千古佳句每每在心裏流淌成縈繞於懷的情韻。

從此,我們在舞臺上見到的美豔動人的閨門旦,個個都是桃花一樣的面容。還沒有哪一種花兒能像桃花一樣,讓人的想象力有如此廣闊的空間,將花的俏麗和人的美麗融為一體。

桃花吐豔,春色醉染。滿樹的桃花,朵朵綻放在枝頭,粉色的、雪白的、殷紅的,一簇簇,一枝枝,嬌滴滴,粉嘟嘟,絢麗多彩。桃枝搖曳,隨風起舞,桃花含笑,一種別樣的韻味彌漫在春色裏。

有人說,春之日,桃花最解風情,是的,春風輕拂,桃花笑傲枝頭,露出醉人的笑容。只不過,在“桃花依舊笑春風”時,還有一絲淡淡的惆悵和失落夾雜在其中,還有一聲細微如絲的輕輕地歎息。一聲歎息,回蕩千年,千年的惆悵,早已湮沒在一片錦繡如畫的桃林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那花蕊間的露珠可是淚珠麼?細雨絲絲,桃花朵朵,桃花一枝春帶雨。

桃花吐豔,春色醉染。雜花生樹,落英繽紛,漫步在如夢似幻的桃林裏,嫵媚的桃花依舊笑意盈盈,綻放在枝頭,就像是一千多年前的某個時候。嗅嗅花香,觀觀花紅,品賞花的韻味,久久沉浸在曆時一千多年仍未褪色的“人面桃花”的故事裏。

“等待花開春去春又來”,人面桃花,那是心靈守候千年的期待。桃花如人面,桃花似雲煙,桃花入詩,桃花入夢,在這萬紫千紅的春色裏,桃花依舊笑傲春風,依舊楚楚動人,依舊嬌美鮮豔。

在夢裏,我夢見一片桃林,一樹桃花,一唐裝女子徜徉在樹下,倏忽之間,盡化成一片天際的雲霞。夢中醒來,遂提筆記道:人面桃花,相映千年化雲霞。
[PR]
by ucenico | 2013-04-12 1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