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天地

duoduo.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   2012年 08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誰人黯淡的殘夢

一盞燈,一杯荷葉茶,伴著六弦琴的悲傷、淒迷、蒼涼又深情的旋律,緩緩流淌在寂然無聲的夜色裏。靜心於文字,靜心於生命的旅途。淺淺短短的句點,悠悠長長的文字,盛開成了念你的花期。花期裏有你從容的身影,就這樣伴隨著我日日又夜夜。

這滿世的浮華如煙,曲終人總要散,誰還能一世總伴於一個人的左右?若惜,請惜那與你同沒有繁華之念之人,若念請念那不願給你傷痛的人,切不可信什麼非走不可的藉口,既然她要走,即使萬千想留,給自己一個高傲的轉身揮揮手。懂你的人自會懂,不懂你的人又何必解釋?塵華如夢,繁世如煙,你也許不在,而我也會成煙,那就把自己在塵世間也化作一粒塵埃,不爭、不怒、不喜、不悲。

風月無聲,心若浮塵。當微恙的思念,輾轉於流年,而漂泊的寂寞,又該延續到何方。剩下誰的容顏,依舊迷茫。一世傾心;天涯海角,繞無盡情絲,牽無盡思念。一語溫柔,一縷蘭香,鑽進心的溫暖,熱了,戀了,愛了,醉了。緣起,誰是我一生的牽掛?人生若夢,情緣深海。

窗外,瘦了的月色,冷藏我所有的相思,也許茶也如我一般寂寞輕愁,灑下一地的淒涼,和著同憂曲,在杯中的碎影裏輕輕顫抖,揮灑落寞。半簾殘月,一縷花香,輕輕彌漫在暮色裏。纖手凝香,淡淡的墨香在掌心處氾濫,指尖鋪陳的絢爛,在我的文字裏緩緩展顏。這樣的時候,置一方案幾於空地,一尾古琴擺放其中。舉杯邀月,纖手摘花,將心事寄語銀箋,在古曲中輕揚freelance

風起的夜,有著孤獨,有著美麗,都說是世上早已沒有了永恆,那麼還有誰相信愛情。塵起的瞬間,是劍氣長鳴的威武,還是青衣搖曳的風情,可記得三生約定,百年相逢的誓言,那奈何橋畔,一碗孟婆湯,又是誰負了誰一世柔情,鬥轉星移,我已不再留戀,往昔的承諾。說不清,道不明,千絲萬縷的瓜葛,可是愛情。天外飛花,璀璨還是慘烈,就如一撕而下的淚滴,碎在了誰的心底。亙古神話,本就是神話,來不得半點相依的溫情,或者,千年的守候,換來的不過一世繁花,伊人何在?臨風沐月,一生一世是多久。純美的情事,總讓人心酸。

這些年的光景裏,有著太多的不舍。不舍那些曾陪我經歷風雨的人,不舍有些溫暖已離我而去,但我知道,人生就是如此,有遺憾才會有美滿。無論悲歡,歲月的步伐都不會為誰停留,凡塵裏,我們都一樣。因為在紅塵舊夢中我們已顛覆了那傾城的笑靨,在愁容不展的春風裏裹緊了無盡的眷戀。
[PR]
by ucenico | 2012-08-15 13:31 | 不再單純

 可以擺脫掉一切骯髒

其實很多的時間我都在陷入自己的沉思和鬥爭當中,我不知道自己在糾結著什麼,似乎也不想想得太多,可是我的腦子好像不是在聽我的控制,總是大量湧入負面的能量和思想,讓我久久的不能心安,明明知道每天應該快樂點,但是總會每天忍不住神經質的不高興。睡覺的時候告訴自己,明天那些不快樂就不見了,可是第二天我還是很容易再一次陷入到那種苦澀的壓抑中。性的苦悶,生的苦悶,究竟靈魂和肉體的感覺應該趨向於哪一邊?
  
  
我自己是個自詡的樂天派,或者應該說我自己應該是個及時行樂的人才對,我總是這樣沒有節制的放任自己。不想鍛煉,就可以連續很多天不出家門,甚至連出門散步都可以省略。不想吃飯,卻大把吃零食,似乎有種神秘的欲望支配著我,每每不快樂就開始大口大口吃東西,我感覺食物讓我有一種特別的安全感。
  
  
我在今年前所未有的缺乏安全感,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也許我本身心裏就不夠健康。這樣的自己活得很累,真的很累。似乎就像是不斷消耗著自己的能量一樣,像是一塊海綿,明明已經沒辦法擠出水分了,我卻還要超負荷的試試看。還不知所謂的沉醉在這種迷幻的氛圍裏。
  
  
我想,我該試試看一種新的生活方式了,真的應該。雖然很多人告訴我安全感這種東西壓根就不存在,但是我依然固執的相信他存在,並且始終堅信不疑。
  
  
我不知道那個可以給我安全感的人什麼時候出現,不知道自己的情路會不會就這樣空白下去,但是我知道自己真的不快樂,我開始享受麻痹的感覺,辣椒的刺激可以讓我興奮良久,我會因為黑啤酒的苦澀而感到心裏安慰,大口大口喝酒,似乎很多不健康的東西用這種麻痹的方式深得我心。我病了。
[PR]
by ucenico | 2012-08-10 12:32 | 大口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