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天地

duoduo.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   2012年 06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屬於我們愛的更精彩

有的相遇成歌,注定了在這綣綣紅塵中,相攜而去。是誰在午夜訴說著那片如璃心事?抑或是同樣的心境,抑或是心靈深處的柔軟,讀著這樣的文字,讀著這樣的心情,竟,無語凝咽,泣不成聲。有著這樣的寂寥,才有著這樣的文字。你聽,那心事在飄零。淺淺心事,淺淺漾。平平仄仄,深深淺淺。或許只有你知,只有我知,只有紅塵中那些善念的人會知。又是誰將心事綰結成片?絲絲縷縷,纏纏繞繞,終逃不過那紅塵一劫。於這片繾繾綣綣的紅塵。

弱水三千,等你出現,許一世承諾,換我千年寂寞。明月依舊,夢醒花影瘦。花自飄零水自流美容護膚,紅塵渡口,微雨淡柳,等瘦了時光,等涼了光陰。躲在季節的深處,聽風的輕吟,花的呢喃,繁華過後成一夢,千年之後,誰還會在此守候?

清冷的日子,誰的等待,是漫漫長夜裡清遠的笛音,在曉風殘月中,述說孤寂。

等待的誰,斜陽芳草還有你,守候我戀戀的心情。開在天邊的雲,飄過約定的老地方。融成我眼中,若隱若現,你淺淺的微笑。人潮流動同似水年華,匆匆來去。喧鬧也擾不亂我等候的執著。多日的傾訴看不到你的容顏。我等待了一秒鐘,也是一萬年。

如水的夜涼不應是我的憂傷。寂寞如花般盛開,在你應該出現的地方。瑟瑟發抖的,不只是寒風中的我,還有瞬間殞落成灰的希望。抱守著我的失落,安靜地待在那裡。始終不曾出現的你,是否能看見我焦慮與苦思糾結的羽翼。

說忘了,是你輕柔的嗓音。說抱歉,是你淡淡的語氣。你聽不見,呼嘯而過的寒風,代我輕聲嘆息。低頭沉默,你看不見,我淚盈於睫的委屈。約定,不過晶瑩剔透的水晶。在你的忽視中,脆弱,不堪一擊。

嘆塵世,一場場盛世繁華,如浮光掠影般支離破碎。盛放,是一種美,凋零,也是一種美。時光荏苒,如白駒過隙,回眸,那曾經相遇的地點,霧非霧,欲語還休這一場花事。幾度花開,淡看輪迴,你華麗轉身,愛已成傷。

滿天花雨,花落傾城,指尖光陰,靜靜流淌,你的盛夏,我的經年,與你相愛,過去不過是一場流年花祭。將愛折疊,寫滿章節,在塵世,靜謐的開成一朵安詳的花。放一瓣殘紅在掌心,銘記下輩子的約定。我在流年的盡頭,未央的城裡,等待來生與你的再次相見。

別走開我的愛,別走開留下來,許過的諾言,會不會再來,我願用一生,去等待。

魂牽夢繞著,每時每刻的相聚,還有那依依不捨和寸步不離的深。你的笑,總是在不由自主的回味,問世間為何物,直生死相許。生死相許的,愛的纏綿,不知不覺,飄進了的深海,讓陶醉;讓癡狂;讓失了的心神。
[PR]
by ucenico | 2012-06-28 11:49 | 愛的纏綿

不同歷史時期的不同風貌

來寧波已數月,常聽人提及老外灘,很是神往。乘著閒睱之日,我和朋友迎著初夏的輕風,信步走向三江匯流口處的老外灘。這一帶綠樹成蔭,翡翠般的草地上恰到好處地點綴著現代雕塑,姚江、奉化江在此合成甬江流入東海,靈橋、江廈橋、甬江大橋、新江橋橫跨在江面上,微風吹過,空氣中淡淡地蕩漾著海的芬芳,站在橋上??,放眼望去,江岸邊高樓林立,商賈雲集,薄如蟬翼般的晨霧,給車水馬龍般的都市披上了輕柔的罩衫。朝陽下,三江匯合處波光鱗鱗,濾去了都市的嘈雜,還原了一片寧靜。

“寧波。老外灘”就坐落於城市的核心區域——三江口北岸,溮関熷姠它是反映近代港口文化的外灘,也是百年寧波的重要見證地。它開埠於1844年,唐宋以來成為最繁華的港口之一,它是寧波幫的驛站,也曾是“五口通商”中的最早的對外開埠區,比上海外灘還早二十年。提到“五口通商”,使我想起了清未中國被列強欺凌的屈辱史。五口指的是廣州、廈門、福州、寧波、上海,從表面上看,中國通過這幾個口岸實行自由貿易,實際上是列強打開中國大門,成為他們商品的傾銷地,進而逐漸破壞中國原有的經濟結構。所以,列強在港口處留下了眾多的建築。

沿著江邊,外國領事館、天主教堂、銀行、輪船碼頭、寧波美術館等建築一字兒排開,幾乎記錄了寧波開埠的整段歷史,除寧波美術館外,這些建築都經歷了百年風霜,並具有濃郁的歐陸風格。而今,每一幢建築都在講述著自己的時代故事,都鐫刻下了深深的時代烙印。這一帶已經成了今天寧波最頂級的社交平台,一個高檔次、多元化的商業街區。無數對新人喜歡來這裡拍攝他們青春亮麗的婚紗照,白髮蒼蒼的祖父母們也喜歡帶著孫兒來這裡的江邊散步。
[PR]
by ucenico | 2012-06-20 1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