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天地

duoduo.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カテゴリ:大口大口( 3 )

愛的,長生不老藥

  雅求幾月不在,昨晚終於冒了泡瑪姬美容。伊在我圖文下面留言說,親愛的輕輕,妳有長生不老藥麽?歲月為何如此忽略妳?我回復,愛是長生不老藥。
  伊還說我是住在伊心底的小女孩兒。伊,是他,還是她?不得知。我說,雅求,於妳,我毫不知情,這對我不公平。不知情,亦好哇,糊塗的“愛”,不要真相的好。無根的豆芽兒見了陽光是活不長的。在黑暗中沈睡四年的蟬兒,也就換了壹夏歡鳴。這樣也好,有人關註,有人隔著遠水看妳。
  寫詩的女巫回到小城瑪姬美容,在壹起神侃。第壹放開侃詩歌。我說,解讀壹個人的詩歌是有罪的。女巫對這話愛極了,要我立馬做QQ簽名。看,這就是語言的魅力,這就是心靈之間的共鳴。我們兩個女人,見了伊,都要說等到五十歲的時候雙雙嫁給伊。我們三人,不搞義結金蘭的形式,以玩笑的方式持續著友情和愛。
  只有和女巫在壹起,說起詩歌,說起文學,才自熱而然。我們不嬌柔,不做作,各抒己見。於女巫,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聽她唱壹首完整的歌。她的嗓音透著滄桑的美,吉他彈得好,這些,都是上帝與她的眷顧,不曾於學校進修或者從師。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近藝術的,妳得有天賦,然後有靈氣、覺悟。女巫就是這樣的人。伊,需要沈澱自己,需要與壹些人和光環決裂,如此,方可純粹於文學。
  三個人相互打鬧、說笑。女巫的鼓勵讓我不好意思,人入中年,對名利實在膨脹不起來了。但將自己心怡的作品結集出版,壹直是我的心願。近年怕是難以實現,精力和經濟都夠不上。我的每壹系列的散文,都和壹個人相關,這個我壹直這麽說。我說瑪姬美容,女巫,仰慕壹個人的才華,這樣的“愛”是可以長存的吧。是的,無論男女,我首先是對對方的才情有所感動,而後才會考評對方的人品,只有兩者都讓我動容,才可以與我長久地做朋友。所以說,我的朋友不多。然,只要是我列入“朋友”圈的,我必壹生珍惜,途中,若是發現不容我續,但“證據”確鑿,我會義無反顧地流著血離開。
  昨日早七點半無言就來電祝我生日快樂。看電視到淩晨三四點,才睡下沒多久,吵醒了我,稀裏糊塗地說了幾句就掛斷電話。今年過年之後,我們還沒見過吧,卻不疏遠,他是活躍分子,評論不少,也積極回復,而我呢,只管播種,懶聞收獲。明知不好,伊還是每每在我更新說說或者空間日誌都有留痕。其實我很感激諸如伊壹樣的朋友的,他們那麽挺我,不在乎我的“冷”和“傲”。我的文字或許沈寂,但我內心卻蘊藏著無限的愛。
  就連許久不曾聯系的白水GG昨日也在我的微信留言,真是感動。還有騷人,周五就問我生日怎過,我保持了沈默。我這人就怕欠人情。
  大我兩歲的巖幺也隆重地祝福我,他和嬸嬸在雲南開了個內衣店子,每年都會收到他的禮物。農歷二月是他的生日,但我很少在生日那天祝福他。公子鳴,說要給我買個生日禮物,我說,妳是無產者,妳給我買衣物,還不是我自己掏錢哦,公子鳴大掌壹揮——準了,妳自己買個喜歡的禮物吧。好,於是,我又買了壹款玫紅的包。這幾日公子鳴在搞期中考試,周日半日的休息都被沒收了,要不,會給我拍壹組好看的照片。我家公子鳴,把我拍得最靚。估計,他是要我做他心中的女神。就是的嘛,我可是壹個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除了微胖,還不算蠻醜的“神”哦。我家的那位先生,壹年下廚房的次數屈指可數,昨日也系上圍裙,準備下廚。
  這個俗世,我並不寂寞,我只是需要安靜,需要自由。
  這都是愛,這就是愛,要說清楚做什麽?
[PR]
by ucenico | 2014-05-05 16:56 | 大口大口

愛是深深的喜歡!

讓青春嬌豔的花朵綻開了深藏的紅顏,飛來飛去的滿天飛絮是幻想你的笑臉。曾幾何時,我想在夢裡夢見你;曾幾何時,我想把你摟入懷中;曾幾何時,我想和你共奏一曲。也許,夢回千轉,只為看你一眸。如此,便可NuHart顯赫植髮中心

如果不是不經意間翻開了曾經的日記本,也許她再也不會想起他。時間的流逝足以把一個人忘記,但卻忘不了曾經深愛你的人!那一年,他高考落榜了,心情無比沉重的進了補習班。來到了班級,他只顧學習,不理會一切。她坐在他的後面,和她的同桌聊天。對前面這個人似乎有前世今生的熟悉。於是,她和她的同桌談論起來了他,對他的好奇感也是越來越深。有一天,忽然停電了,夏天的夜晚還有一些月色,還可以看的見,但是很費力。她抬起頭看了他一眼,他還在認真的學習,她很佩服他。她不忍心再學下去了,她和她的同桌決定和他聊天如新集團。她輕輕的拍了一下,打算讓他轉過來。可他卻很煩,本來這個題就算不出來,卻有人還打擾了他。他回過頭來,看見她淺淺的笑容,他征住了。她看見他沒有說話,她便自我介紹了:您好,我叫王潔,也是來這補習的,以後是同學了,請多多指教。她同桌也說:您好,我叫賽男,請多多指教。他回過神來,看著他們,心裡不覺得有些怒,心裡想:叫我就是為了說這些,我是來學習的,不是聊天的。他說:我叫流年,很高興認識你們。他們之後隨意聊了幾句就結束了這場對話。流年坐在座位上想繼續做題,可是心缺砰砰跳。怎麼回事?平時沒有過這種情況的流年也有些疑惑。他不知道他此刻已經愛上了她,她淺淺的一笑已經深深地藏在了他的心底。喜歡是淺淺的愛,愛是深深的喜歡nu skin如新
[PR]
by ucenico | 2014-02-21 12:38 | 大口大口

 可以擺脫掉一切骯髒

其實很多的時間我都在陷入自己的沉思和鬥爭當中,我不知道自己在糾結著什麼,似乎也不想想得太多,可是我的腦子好像不是在聽我的控制,總是大量湧入負面的能量和思想,讓我久久的不能心安,明明知道每天應該快樂點,但是總會每天忍不住神經質的不高興。睡覺的時候告訴自己,明天那些不快樂就不見了,可是第二天我還是很容易再一次陷入到那種苦澀的壓抑中。性的苦悶,生的苦悶,究竟靈魂和肉體的感覺應該趨向於哪一邊?
  
  
我自己是個自詡的樂天派,或者應該說我自己應該是個及時行樂的人才對,我總是這樣沒有節制的放任自己。不想鍛煉,就可以連續很多天不出家門,甚至連出門散步都可以省略。不想吃飯,卻大把吃零食,似乎有種神秘的欲望支配著我,每每不快樂就開始大口大口吃東西,我感覺食物讓我有一種特別的安全感。
  
  
我在今年前所未有的缺乏安全感,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也許我本身心裏就不夠健康。這樣的自己活得很累,真的很累。似乎就像是不斷消耗著自己的能量一樣,像是一塊海綿,明明已經沒辦法擠出水分了,我卻還要超負荷的試試看。還不知所謂的沉醉在這種迷幻的氛圍裏。
  
  
我想,我該試試看一種新的生活方式了,真的應該。雖然很多人告訴我安全感這種東西壓根就不存在,但是我依然固執的相信他存在,並且始終堅信不疑。
  
  
我不知道那個可以給我安全感的人什麼時候出現,不知道自己的情路會不會就這樣空白下去,但是我知道自己真的不快樂,我開始享受麻痹的感覺,辣椒的刺激可以讓我興奮良久,我會因為黑啤酒的苦澀而感到心裏安慰,大口大口喝酒,似乎很多不健康的東西用這種麻痹的方式深得我心。我病了。
[PR]
by ucenico | 2012-08-10 12:32 | 大口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