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天地

duoduo.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カテゴリ:目光投來( 6 )

一個人走在校園的小路上

藍空下,漂浮著幾簇潔白的雲,自由自在。進入林間的小道,尋不見幾處明亮,多餘的,只是心中深處的幽靜。起風了,才發現正在飄落的葉,輕輕地搖曳,那是她最動人的姿態。沙沙聲,仿佛是最優美的旋律在我耳邊徘徊周向榮
伴隨著花香,一個人獨自走在這整個被夏籠罩的校園的小路上,周圍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那麼的清晰,寧靜。喜歡觀賞那些漂亮的花,可有的卻說不出名來。那些嬌豔欲滴的花兒在校園裡綻放著,可惜又能夠得到幾人的讚美和欣賞!最終避免不了要凋零的結果,終要被龔自珍那句“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所詮釋。
有時,年華里的每一個筆記,即便沒有意義,也是永恆的,美好的存在著,猶如包含在口裡的巧克力有苦有甜,耐人尋味。翻開青春的日記,越往前翻越覺得純真周向榮、美好,因為時光在不斷地變換,許多人,許多事都在不斷地變著。 有時,想起那段時光,就從書中抽出那些藏著美好回憶的初中時期的照片,望著那些一個個再熟悉不過的面龐,自已一個人在發呆,在想些事,在想起那些年錯過的時光,想起同桌,想起組長,想起老班,想起那些以前丟失的美好,為什麼那時的我不去做想做的事,不為自己的理想奮鬥,終究成全了遺憾。雖錯過了人生中美好的花季,但是雨季的結束,會滋潤大地,下一個花季將綻放出美麗的花朵,最終要結出成熟的果。
仍是一個人走在校園的小路上,藍空下周向榮,漂浮著幾片白....
[PR]
by ucenico | 2014-08-06 11:48 | 目光投來

月下伊人,微風化一根紅線,我們牽手

夜靜時分,蛙鳴一曲引來了夏風的一陣裸舞,月光害羞的躲入她的夢鄉。一文字在月光中飄蕩,想尋覓知音,徒然,卻尋入她的夢鄉。黑墨文字揪出它的躲藏,放在宣紙上,靜靜欣賞,把這份陶醉做一個修邊,今生逃不脫的界線。跟著文字尋找它出生的地方,我,我叫超,一個有著青竹一樣細長軀幹的男孩,似乎風都能吹斷一樣,如能吹斷,讓斷竹插上羊毛,康泰旅行團從天幕中蘸一墨,用文字裝飾她的夢鄉。



大學裡的桂花樹麻木的散發著香味,冰冷的湘環大道托著一個被黑夜籠罩的人,背影撫摸著冰涼,順著腳跟傳遞到心上。背影化成前影,前影映出我,呆滯而又悲痛的眼光死死的盯著手中幾頁零亂的紙,又一次文章落選。夜靜靜牽來一陣微風,想喜悅我,憂傷卻化作眼淚濕了我的眼眶。

次日,我告別了憂傷,康泰導遊不規則彎曲的坐在電腦熒幕向寂寞表白,卻對憂傷戀戀不忘。一陣風走來,玩弄著我的頭髮,扭頭,灰色的窗戶正在偷吸月光的精華。今夜真美,我踩在鞋上,順著它的意願走向遠方。柔軟的塑膠跑道享受著水一樣女孩流過的感覺,享受,陶醉,忘記了我在它身上走過;我閉上雙目嗅著水一樣女孩散發出清新的氣味,靜靜然,飄飄然,忘記了我在塑膠跑道上走著。我的心化一隻白鴿,飛向高空,含一縷月光,撒在她的身上,點綴她的​​美麗。她聆聽著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躲避著月光親吻大地的羞澀,心中放上一潭激不起波浪的湖水,帶著心中的靜與世界的靜呆在與我相差二十米的地方,無關煙火。二十米,不遠不近,一個既不能破壞她的靜,也能夠遙望她,欣賞她的距離。靜默十分鐘,她在她的世界裡遐想著,我在遐想著她的世界。一步,兩步,三步……每走一步都有著泉水扶面的感覺,越來越近,彷彿至身於水里。涼風推了我一把,我離她只有五十厘米的距離,不多不少,一個可以和她牽手的距離。在這個微風涼爽的夜裡,藉著這微風我們牽手了。我丟掉了憂傷,丟掉了寂寞,丟掉了迷茫,nuskin 如新卻丟不了今生對你的愛。我愛你,歡,我願守護你今生。

秋風瑟瑟吹斷那根紅線,冬意綿綿,我想你
[PR]
by ucenico | 2014-03-11 14:54 | 目光投來

一個人會孤單,思念一個人會寂寞

一個人會孤單,思念一個人會寂寞,會心疼落淚,卻不會去打攪,選擇沉默。就這樣一個人,孤單的行走在落葉凋零的季節,影子拉的好長。思念也有了顏色定格成蕭索。腳下走過的痕跡,被風吹破,葉子淹沒了心的落寞,隱藏了疼的訴說。在孤單的身影背後你讀出了什麼?眉深鎖,愁落寞,髮絲凌亂,風輕撥。一直在等待中,任時光悄然劃過歲月蹉跎,愛你我已是無時無刻,不要讓我等到花落,疼到不能訴說!如果時光可以打撈,我想留住花香。如果歲月可以研磨,我想醉看夕陽。如果風兒可以等待,我想讓長發飛舞輕揚。如果冰雪可以常在,我想化作雪花一朵。如果細雨靡糜飄落,我想執傘雨中漫步。如果大霧瀰漫,我想將身形隱沒。如果可以重來,我想停在凝眸的那一刻。如果要美顏如畫,我想你為我點上眉間硃砂一顆!若有一天我是自由的,我一定要去煙雨江南走一遭。站在這古樸的窗前凝望,鎖住我深邃的目光,將紅塵淡忘!靜守歲月的贈與,我與夢境重合。不計較地久天長,孤獨的守望這安靜的時光。想你一起看夕陽,想你細水流長,歲歲年年一簾幽夢隨風盪,髮絲輕揚,心也溫柔的如水一樣,淡淡的流淌!路上的風景很美,你若駐足,便會流戀忘返。一起同路的也許會落單,但堅持走下去,還會有新的遇見。誰人相伴並不重要,因為我們要的不是一個落點,而是我們在且歌且行,遙遙看,遙遙念!風雨之中,霜雪相伴,把紫陌纖塵流連,把悠悠歲月走遍!此刻你是否還會計較,誰在中途轉角把流年偷換,誰負了相許的誓言!慢回首,依然最美,花開荼蘼純若寒雪,惹人憐!那傘依然在手中,陪爾細水流長,度經年!

我的世界下了一場冷冷的冰雨,我在雨中顛沛流離。瑟瑟的發抖,淚眼婆娑,是否時光就這樣蹉跎!是否流年就這樣滑落!我還剩下什麼,等待也成了罪過,那我寧願消逝在這冷冷的冬季,讓花就這樣墮落。不在思索到底誰的錯。何來北風瑟瑟吹!何來冷雨飄零淚!何來蹉跎痴無悔!原本都是錯一回,隨風畫殘眉!你能讀懂這淒涼的雨麼,你看的到心裡的疼麼。那身上中的冷,心瑟瑟的痛。無奈的在風雨中,始終空空,只有這傘在遮雨的冷!風依舊,雨飄零,蕭蕭索索淺醉夢,沒落輪迴幾度風,默然回首盡是空!不知你是否會記得,曾經的我就這樣瑟瑟的在雨裡,一個人無助的行走!不知你是否還記得,那個在雨裡孤單瘦弱的影子,眼中的淚滴,雨天的淚,看不見,她滴落成心頭的一點血,疼的忘記了呼吸!為什麼還要把我往冷雨裡推,我還能相信什麼,等待也是錯的,我不在堅持,本就空空的一無所有,這次心也弄丟了!就剩下了疼,淚就是不爭氣,流進心裡很苦,流在臉上很悲,什麼啊,都是空,都是幻,都是罪,我墮入輪迴,夢裡也在流淚,為誰?

如果很疼,就把心用冰凍結一次,那樣就忘記了疼。如果很難過,就把記憶抹掉一些,這樣就少了一滴淚。如果很怕,就抱緊雙臂,那樣就覺得很安全。如果很冷,就握緊杯子,那水的溫度會覺得暖。如果很累,就閉上眼睛,儘管不能入睡。如果想哭,就告訴自己,你真的很頹。如果風吹,就把思緒放飛,漫天遊走,不問歸期,不想輪迴。如果雨打,就走在雨裡,不快不慢,任其洗盡滿心疲憊,蕭索迂迴。如果雪飛,就停在樹下,任雪落寒涼,凍結思維,也許加快了腳步去下一個輪迴!請許我這樣安靜的在這里呆著,獨自一個人不發出一絲聲音。我會舔舐掉傷口上的那還溫熱的血痕,累了就會沉沉的睡去,也許不會在清醒,這樣我就不會在痛了!噓。 。 。 。別吵!讓我一個人呆著,忘記了所有,忘記了呼吸,沉迷,消逝掉痛的記憶,抹平那傷的痕跡!明天我都會忘記,只知道太陽升起,日子繼續,我卻不是我自己。 。 。 。 。

素紗衣,回眸醉,傾城一笑為誰?綾羅扇,素手偎,蝶雙飛,瀲入眸,卿自賞兮虞人醉!莫道紅塵苦,淡看一輪迴,琴瑟合鳴能幾回,鸞鳳相依思何味!筆淺點,素顏眉,凝落幽醉眸底淚。青絲垂,玲瓏墜鎖眉間硃砂落。繾綣情絲負了誰!為何怎落筆都不對?鏡鎖倩影菡萏顏,竹依偎,情字何解,是與非,怎體味!西風漫捲落花怨,痴心幾許月照眠。凋零紅箋淚萬點,只賦相思冷雨篇。愁落青絲雪千層,纖手殘凝痕噬錯。心痛碎捻鸞紅淚,蹉跎紅塵幽冥鎖!沉心逝水賦詩刻,睡蓮花幻隱秋瑟。千般輪迴三生誓,年浮經年都是過!何來西飛惹花淚,未彈琵琶愁千迴。殤噬寸心寒風凜,點點相思焚落灰!素手彈亂音弦斷,幽夜染淚醉淺寐。殘月半邊遙遙對,血染羽紗伊人頹!
[PR]
by ucenico | 2014-01-16 12:57 | 目光投來

  朋友是一種相伴。

不論在生活中,還是在網上,人人都會有朋友。朋友是什麼?朋友就是彼此有交情的人,史雲遜彼此要好的人。友情是一種最純潔、最高尚、最樸素、最平凡的感情,也是最浪漫、最動人、最堅實、最永恆的情感。人人都離不開友情。你可以沒有愛情,但是你絕不能沒有友情;一旦沒有了友情,生活就不會有悅耳的和音,就死水一灘;友情無處不在,她伴隨你左右,縈繞在你身邊,和你共渡一生。

朋友是永遠的財富朋友是一種相遇。

大千世界,紅塵滾滾,於芸芸眾生、茫茫人海中,朋友能夠彼此遇到,能夠走到一起,彼此相互認識,相互了解,相互走近,實在是緣份。在人來人往,聚散分離的人生旅途中,在各自不同的生命軌跡上,在不同經歷的心海中,能夠彼此相遇、相聚、相逢,可以說是一種幸運,緣份不是時刻都會有的,應該珍惜得來不易的緣。

  朋友是一種相知。

朋友相處是一種相互認可,相互仰慕,相互欣賞、相互感知的過程。對方的優點、長處、亮點、美感,都會映在你腦海,盡收眼底,哪怕是朋友一點點的可貴,也會成為你向上的能量,成為你終身受益的動力和源泉。朋友的智慧、知識、能力、激情,是吸引你靠近的磁力和力量。同時你的一切也是朋友認識和感知你的過程。

  朋友是一種相契。

朋友就是彼此一種心靈的感應,是一種心照不宣的感悟。你的舉手投足,一顰一笑,一言一行,雪纖瘦Google+哪怕是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一個背影、一個回眸,朋友都會心領神會,不需要彼此的解釋,不需要多言,不需要廢話,不需要張揚,都會心心相印的。那是一種最溫柔、最愜意、最暢快、最美好的意境。

  朋友是一種相伴。

朋友就是漫漫人生路上的彼此相扶、相承、相伴、相佐。她是你煩悶時送上的綿綿心語或大吼大叫,寂寞時的歡歌笑語或款款情意,快樂時的如痴如醉或痛快淋漓,得意時善意的一盆涼水。在傾訴和聆聽中感知朋友深情,在交流和接觸中不斷握手和感激。

  朋友是一種相助。

風雨人生路,朋友可以為你擋風寒,為你分憂愁,為你解除痛苦和困難,朋友時時會伸出友誼之手。她是你登高時的一把扶梯,是你受傷時的一劑良藥,是你飢渴時的一碗白水,是你過河時的一葉扁舟;她是金錢買不來,命令下不到的,只有真心才能夠換來的最可貴、最真實的東西。

  朋友是一種相思。

朋友是彼此的牽掛,彼此的思念,彼此的關心,彼此的依靠。思念就像是一條不盡的河流,像一片溫柔輕拂的流雲,像一朵幽香陣陣的花蕊,像一曲餘音裊裊的洞簫。她有時也是一種淡淡的回憶、淡淡的品茗、淡淡的共鳴。

  朋友是一種相輝。

朋友就像是夜空裡的星星和月亮,牛欄牌奶粉彼此光照,彼此星輝,彼此鼓勵、彼此相望。朋友也就是鑲嵌在默默的關愛中,不一定要日日相見,永存的是心心相通;朋友不必虛意逢迎,點點頭也許就會意了;有時候遙相暉映,不亦樂乎?
[PR]
by ucenico | 2013-12-17 17:52 | 目光投來

真實的認識自己

一直努力向自己的目標挺進,然暗礁會時時會阻止你前進的道路。這個時候如果是你你會怎樣?弱者會選擇會埋怨別人都沒有盡到職責,他會把一切的責任都轉嫁給別人。都是別人的錯,自己從來就沒有錯。自暴自棄,怨天尤人,頹廢的著為自己尋找各種理由。這樣的人以小人而自居。因為他的行為讓所有想給他機會,想重用他的人望而卻步。人本來就應該不斷自我挑戰,有了問題就一味的逃避不去面對,試問你能進步你能成長嗎?這樣的人是可憐的,是讓人同情的。因為當你在說你無能為力的時候,別人的沉默只能說明你的能力有限。因為虛榮心迫使你不敢擔當,你永遠也只能在平凡的崗急凍羊位默默無聞的去做一些無聞的工作。因為大家都知道每當遇到問題時,責任總是別人的。和你永遠沒有關係,無形中你喪失的是鍛煉自己,提高自己的機會。

然而這時君子會選擇敢於擔當。他會勇敢的站出來總結觸礁的原因,為怎樣能駛出暗礁而出謀畫策。就如生活中的管理工作,油瓶倒了應該誰去伏?很多時候不是閒追究責任而是先對問題做出及時的應對措施,再去追究責任人。試想,如若等著責任人來承認錯誤,油瓶的油還會有嗎?就算你將責任者找到損失已經無法彌補。重要的是解決當下的問題。為新的航程擬定道路,將損失減到最低。

人很多時候心靈會擱淺,找不到自己。那段時間他會消極,他看到的只是失敗的自己。他會對一切都沒有信心,他會覺得世上的一切都是那樣虛無縹緲。那時別人一句不經意的話他都會反复的去分析去探索別人話中的真意。其實這個時候你簡單了一切就都簡單了,你若復雜了一切就都複雜了嬰兒奶粉比較

當你心靈擱淺的時候,好的心態是最重要的。打理好自己的心情,靜靜的想一想自己到底需要的是什麼,不要徬徨,不要懷疑,對自己一定要有信心。那時候信心就是你唯一的救命稻草,相信自己可以,不論什麼事情都有它解決的辦法。你解決不了,你可以找個知心的朋友去商討。你要相信辦法總比困難多!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除非你不願意去解決。

這樣你才可以從沮喪的失敗中總結出經驗,讓你今後的人生步履更加穩健、從容。人不怕失敗,爬的是失敗後你站不起來。命運是你的坐騎,你要時刻相信自己是駕馭命運的主人,而不是命運將你駕馭黃糖面膜

心靈擱淺的時候,總會讓人悟出很多的道理,總會讓人把一些事情看的更加的清澈見底。所以說人適當的心靈擱淺是有必要的。我們都不是聖人,我們都不可能每件事情都做的那樣完美。適當的允許自己犯錯,或許也是諸葛亮的智慧吧。
[PR]
by ucenico | 2012-07-18 13:09 | 目光投來

有一種愛叫寬容


熱,真的是熱!感謝朋友選了個熱情似火的日子邀我相聚,怕紫外線毀我花容,我起了個大早,奔至去鄉下的巴士。沒想這年頭人都勤快,車上僅有後排兩個座空著,坐吧!這時緊跟我後上來一胖胖的中年婦女,她左手挎著個大大的竹籃,右手捉著個屁股上套著塑料袋的老母雞,一上車便用厚重的鄉音大呼小叫:“這麼多人啊!我籃子裡的雞蛋放哪啊?師傅啊,替我找個地方噻。”司機儼然被這熱流燙得火大,沒來由地回敬:“我送人還要送蛋啊!不行你抱著!真是的!”婦人被搶白的無語,只好坐在我旁邊。竹籃剛放下,又上來幾個人,一會兒將車佔滿,為了讓空,婦人只得將竹籃拎起放置膝蓋,兩腿架在後排拱起的台階上,將籃和雞一起抱至懷中。

看著婦人難受的坐著,我本能地向一旁讓了讓,婦人卻不好意思地笑笑:“雞臭著你了吧?我把它屁股塑料袋紮緊了,不會贓到你的。”說真的她長得真是難看,但真誠的笑容卻讓我感動,“爺爺過生,特地從女兒那逮的本地雞還有本地蛋,老爺子要哦。”婦人自顧自地嘮叨著,“昨天買了一大堆東西,今天盼著呢,一大早就打電話催呢!”看著婦??人滿臉的喜悅,我不禁被感染:“老人高壽?”“九十啦!”她的大聲回答惹得車上人全將目光投來,我無奈地笑笑。

車在行駛,這駕駛員想必是開渣土車的底子,轉彎、讓車幅度真的挺大,好幾次讓滿車的人跳起了拉丁舞,站在婦人前面的小伙如不是身手敏捷,早就連人帶手全埋進婦人籃中,婦人??大叫:”我的蛋哦!看著噻!別弄碎了我的蛋哦!”滿車人怒斥司機:“搞什麼搞?開慢點!”司機不言不語繼續著自己的原則,這可難為坐在後排的我了,那份顛簸讓我骨頭都快散架,心裡直恨我那個熱情過火的朋友,選了個這麼美好的日子。還沒等我恨完呢,坐在我身邊的婦人卻以郭晶晶似的入水動作連人帶雞和蛋一起沖向車中間的過道,原來司機來了個急剎,婦人前面沒遮沒擋,加上她兩手不閒,慣性將她快速送出。蛋是徹底完了,雞也落得個殘疾,婦人碩大的身軀下,安有完卵?真的是雞飛蛋打!婦人趴在過道中間,半天才起身,司機一如既往地開著車,一切彷彿與他無關。

原以為婦人起身後會與司機理論,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她看了看籃內的其他物品,再看了看齁齁叫的老母雞,拍了拍身上的灰,又回到座位上了。前排的坐不住了:“找司機,叫他賠蛋!”旁邊的也看不下去了:“叫他退你車票!哪有這樣開車的?”大家的言語我想坐在最前的司機一定聽到了,他的速度明顯比開始時慢多了,但他依舊不言語。婦人顯然驚嚇過度,這時才開口:“小伙子唉,你這樣開車要出人命的,今天跌下去的是個老人你就完了,今天我老爺子喜日,不和你計較。下次不要這樣開車了,一車人命呢!”婦人樸實的話語讓嘈雜的車廂立馬安靜下來。
[PR]
by ucenico | 2012-07-06 17:08 | 目光投來